_君知鱼

淡圈ing‖杂食没原则的死咸鱼‖喜评论聊天

我竟然有些嗑康王和阮英这种年少相知最后搞成死对头,但在最后还是惦记着的狗血情节

鹿谷制茶的摩岩芒芒,咸奶盖很好喝的w
用吸管随缘大法地扒拉了一下(・ิϖ・ิ)っ假装自己会拉花w

为了吃个KFC往返步行居然超过1.6公里,啧……

炒鸡喜欢土豆泥了,所以都吃见底了才想起来没xjb拍一张,于是赶紧盖起来假装还没吃(・ิϖ・ิ)っ

听说柚香不辣才点的QWQ结果收到了欺骗,分明就是新奥尔良烤腿堡的肉!不吃辣星人受到了十万点暴击!柚子酱甜甜的倒是真的❤还算可以啦w

记一笔脑洞,以免忘记,没有特定cp
不爱看脑洞记录的小伙伴屏蔽一下“知鱼脑洞录”这个tag

真相是假的he/真相是真的be

假篇:任流言蜚语,我们仍在一起

真篇:皆是陈年旧事,众人欢呼的那刻,我对你最后祝福

其实比起来,感觉穆小王爷才是两季琅琊榜里最惨的一个。
年少天下未定,因为各种原因被胞姐压了一头,等到真正能掌事了,已经天下大定,倒不是说非得要去战场拼杀才是有功绩,只是这样一个从小以霓凰为榜样的小王爷来说,没有战功会是他一辈子的遗憾。
到了风起长林里,一句话就直接交代了——这世上见过他,记得他的人也没有几个了。庭生和穆小王爷才差了多少年?这基本意味着南境自霓凰一行回去以后,他就再也没怎么回过京城,更不用说有什么功绩了。
霓凰至少还是一位“大梁战功赫赫的郡主”,但穆小王爷,真的只是留下了那么一道痕迹,而已。

这一幕QWQ

兄弟

中正村最出名的,是曾经出了几位杀伐果决的判官。谋断,向来是这里原住民最精彩的本事。
那年饥荒,村东头的破草房里住下了一对外乡兄弟,长得一般大小,起先都瘦得剩一把骨头,后来拾掇干净了,倒也是两个丰神俊朗的小伙儿——只是长得不像一母同胞。
其实都是自小流浪的孩子,哪里是什么亲兄弟,只不过逃荒路上互相扶持,倒也养出了几分兄弟情义。
再一年,村里新修名册时却犯了难。里正问他们:“你俩谁是哥哥,谁是弟弟?”兄弟俩挠挠头,齐声答道:“这要如何晓得?咱们都是打小就没见过爹娘的,哪里知道谁生得早?”
“这可不行,咱这里是事事都该决断干净的中正村。”里正用笔杆子敲着簿子,“你们俩既然住了一户,这哥哥是哥哥,弟弟是弟弟,...

xjb开始写写,美其名曰开始写手账,其实也就是自己写着玩玩,字丑……
一段《我不是药神》的xjb影评,一个黑糖挂壁奶茶的配方【因为看电影那天喝了一杯卖家的超好喝QWQ瓶子也好看w】

吃了一口陈年旧瓜的2.0版,不过这次就真的和我本人没有半毛钱关系了,最多是故事里的人,我都认识,也都在一起玩过。
不得不感慨一句,小孩子真是会玩,我的人生真是太平淡了。
有机会的话,比如男主人公同意,再比如我有心情写,写出来玩玩,倒也是很精彩的。
艺术源于生活【bu】

ps:不是双白圈也不是刺列圈的啦w当然要是对号入座有新瓜的话……嗯,我也是不介意再吃一口的w

请求

shi一般的新版……以及首页随机不显示已关注太太的文已经很久了,之前一直觉得是lof随机抽风,毕竟养猪场的服务器一直这鸟样……倒是没考虑过限流……

佐伊:

@LOFTER小秘书  @LOFTER官方博客 其实热度高未必就是好,每个人审美不同啊。我想有很多人(比如我)对最热榜单毫无兴趣,我们喜欢用自己的眼睛找自己喜欢的粮吃。
以及,lofter你真的不考虑在tag底下开个按月分的作品管理栏么,找旧文好难……_(:з」∠)_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

© _君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