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君知鱼

淡圈ing‖杂食没原则的死咸鱼‖喜评论聊天

23333想玩(・ิϖ・ิ)っ@话说文风什么的……我有这种东西吗?

岁岁安【双白】(4)

无差,抱梗留名
债已还清,缘见
前情:【1】  【2】   【3】
——————————————————————
【立冬】
先侯爷是踩着秋天尾巴走的。
蹇宾才即位的那一个月,许多事情一起压下来,常要忙到半夜甚至通宵。好在每次饿到饥肠辘辘的时候,齐之侃都会端来一盅热气腾腾的粳米粥。
白生生的米在锅里炖得开花,粥汤稠厚浓白,米与水的比例恰到好处,刚好够垫饥,又不至于常去解手。
盅旁总备着三个碟子,一碟切碎的酱瓜或是春不老、一碟切得几乎成泥的姜末,还有一碟泛着红润油光的蟹粉。
起先蹇宾还惊诧过,都已经立冬了,上哪儿寻来的新蟹。后来才知道,是在秋风起时,拆出最丰厚的膏与黄,并着蟹肉一起,拿...

解剖不上生殖,外科不上男科,家长举报健康教育课本。
现在并没有更好。
大城市男妇科医生很吃香,课堂上提及同性话题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现在也没有更坏。

就是任重而道远罢了,当然也可能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岁时约】心有猛虎——《画》文评

诶嘿嘿,小透明收到长评超开心的w
《画》是个关于画的故事,当然也夹杂了种种不可说。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我擅自改作水仙,固然题材所限,但也总觉得水仙愈发像那一个人,像那一对人。
暂时还不会将这篇放出,也期待收到《岁时约》的小可爱能给我各种各样的评论,褒贬都好w
【错过的小可爱可以等余本哒w关注长歌小主催哟】

青烟蕴酒:

送给知鱼 @_君知鱼 太太的文评(/∇\*)


这幅猛虎与水仙的画卷,是一根绳。


牵着蹇宾的过去,也挂着他的未来。


过去的蹇宾,有师门,有小齐。


现在的蹇宾,失魂落魄,遗失了最重要的东西。


直到他看到这幅画,便被勾出了说不清道不...

一个练手

【题目:a套路b,然后被b反套路了】

嗯,写崩了……麻烦各位看文的时候脑动替换一下别人名字……

————————————————————————

一把小竹帚,一瓮小瓷坛。
初雪正霁的清晨,蹇宾扫落红梅上的残雪,封在瓷坛里,作来年煮茶之用。身后传来两声喷嚏,伴着少年软糯的声音:“师兄,你让我练手画小像成不?”语声窃窃,一手抱着笔砚画具,一手轻轻拽了两下蹇宾的衣袖。
蹇宾回头,见他衣衫单薄地跟了出来,也顾不得应承,连忙将自己的锦袍解下,系在他身上,口中免不得埋怨:“化雪的时候最冷,小齐也不多穿些,不能总仗着你身体好就这么消磨。”
齐之侃抽抽鼻子,不依不饶。锦袍并不合身,罩在他身上显得有些沉重,连带...

岁岁安【双白】(3)

无差,原剧向
有关联,也可单看
抱梗留名
备考去了,缘见
前情:【1】    【2】
——————————————————————
【立秋】
窗外风声飒飒,月光映着树影,在窗棂上曳曳生姿。上奏的文书件件都是琐事,蹇宾批阅得不耐,举了一盏烛火,披衣走出殿外。
千胜杵在地上,齐之侃在殿外站得笔挺,衣角与垂发在风中扬起一个弧度,复又落下。见蹇宾走出来,这才躬身道:“君上是要回殿就寝么?”
蹇宾摇了摇头:“奏表繁多,今夜怕是又不能好好休息了。”齐之侃没有答话,见他有去庭院中走走的意思,便不紧不慢地跟在身后。
院中满梧桐,枝叶间透下如水的月色,被风搅碎,却又如水面涟漪,不多时归于原状。
“昨夜还...

【无花无酒过清明】阿蹇今年十周岁了

选图熊猫宝宝(๑•̀ㅂ•́)و✧

emmmm……就……我觉得还行,当然故事烂了点……

——————————————————————————

【0】

“齐之侃,还好吗?”

“好得很,谢谢。”

“这是什么?”来人拿起桌上牛皮封面的笔记本,皮子已然破旧,内芯更不知换了几轮,边上插着一支笔,墨水还差一截就用完了。

“大熊猫饲养手册。”齐之侃笑笑,指了指墙角那几个随身皮箱道:“之前换下来的本芯都在那里头,你要瞧瞧吗?”

【1】

2008年11月2日 晴

前辈说,我来得真是时候,正巧赶上熊猫产崽。还有前辈说,我大概是个福星,要不怎么那难产的熊猫妈妈突然就顺利将宝宝产下来了呢?...

边角料炖菜计划

知鱼的吃吃吃课堂又开课啦【拍飞】

做蛋糕剩了一丢丢的奶油和黄油,又不想再烘俩鸡蛋糕,咋办呢?炖菜吧(๑•̀ㅂ•́)و✧

材料:做蛋糕剩的无盐黄油一坨,做蛋糕剩的淡奶油小半盒,做蛋糕剩的牛奶小半盒,冰箱里一直忘了烧的西兰花一颗,冷冻室里已经冻忘了的淡菜干(方言,貌似是腌制青蛤肉一类的)一包,面粉

1.西兰花洗干净,剪成小朵。水烧开,加一点点盐,把西兰花丢进去焯熟,备用。淡菜干拿出来解冻。
2.小火把黄油在锅里化开,请千万记得小火,不然,等着洗锅吧。【和善的围笑.jpg】
3.少量的面粉倒进去,跟着黄油一起炒成面粉糊糊。
4.牛奶和淡奶油倒进去冲开糊糊,搅匀不要留颗粒。
5.还没滚的时候,把西兰花丢...

施相弄记事【真人无差】

emmmm……昨天那张合照太想写了……
摸了个鱼顺便破个誓,毕竟拿来改双白太可惜了
哦,即使写真人,我依旧是个无差
——————————————————————————
我啊,出生在民国八年。这一年北方很动荡,南方倒是好些。罢工罢学的,南方人性子软,不兴这一套。
我那时住在施相弄,据说早年前,出过个有名望的读书相公,后来便叫了这名字。故事是真是假没人去细究了,弄堂里好读书的风气倒是留下来了。
跟我一辈长大的这些孩子,都知道施相弄里有两个榜样。一个好榜样,住在弄堂东头,家长里短时说起,总是要把自家小孩特意喊过来特意教育一通;一个坏榜样,住在弄堂西头,平时偶尔碰见了,家里大人总要抓牢小孩的手,生怕孩子被人抢去...

emmmm……反正我是个真·女巫啦,别人刀不刀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不刀(๑•̀ㅂ•́)و✧

顾长歌:

【无花无酒过清明】

清明联文活动正式预告

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小豆腐,他们每天被喂糖,他们同人不合格,他们看图说话脑洞扩大日夜码文忙,他们包产到户勤劳耕种集体产了粮~

联文预告:

狼人杀之后妈版

天黑请闭眼,后妈请睁眼
今天,要刀死几个平民呢?

平安夜,玩家发言:
长笙 @长风几万里 :我是平民,我昨天在写作业什么都不知道over。
馨旎 @荔荔灼馨 :我是平民,我是亲妈,但我昨晚听见后妈狼写到很晚,最后写着写着还高兴地唱了起来,所以我觉得后妈狼...

© _君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