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君知鱼

淡圈ing‖杂食没原则的死咸鱼‖喜评论聊天

那些年我们为码字所恶补的‘常识’

对……没错……比如我已经看了两天滚滚的纪录片了……

荔荔灼馨:

哈哈哈哈是的,写文最头痛的就是查资料,往往脑洞有了,一查资料……算了算了,不写了_(´ཀ`」 ∠)_


林木晚夕:



刚刚和隔壁圈一个太太聊天。






1.我说我想把旧的那个鬼怪灵异的坑填上,她说,你填你填你填,






她还说我去看看你之前留的那个坑,如果好看的话我要来催你更新的!!






然后她直到现在也没来催

一个摸鱼

非常无脑……只是因为不想码正文了而已……
ps:正文不是仲孟……
——————————————————————————
“小葱,再见了。”一米八八的俊小伙提着鸟笼站在路边,眼里无泪,却满是哭腔。
旁边的人根本不想理他,伸手拎走了鸟笼,上了一旁的面包车。
半小时后,仲堃仪打了一个电话:“你们好好对它,别欺负它,它还是个孩子。”电话那头语气冷淡:“知道了,还没到呢。”然后啪地挂断了。
一小时后,仲堃仪又打了一个电话:“到家了吧,我跟你说,小葱怕生,到新环境会怕,你别嫌它吵,它很乖的。”电话那头:“我觉得你比它吵。”
两小时后,仲堃仪打了第三个电话:“你记得给小葱吃好喝好,它不吃饲料,只吃面包虫的,我把面包虫一起...

【无花无酒过清明】联(搞)文(事)预告

你们可爱的刀精鱼又要来啦w
咸鱼了那么久,难得发的还都是糖w
感觉都不会磨刀了呢w

顾长歌:

在这普天同庆狗粮遍地的日子,我们所有人,一致决定,不再等了,预告就今天了!
不用怀疑,我们是有组织有预谋的耕地增产小分队。


时间:4.6日晚七点
地点:我家的各种tag里
出没人员: @不想开学的懒散少女  @长风几万里  @佐伊  @荔荔灼馨  @雨落诗  @_君知鱼  @鱼-木田  @青烟蕴酒  @苏杭湄  @陆卷儿  @隳雨  @凉白开 顾长歌
起因:看图写文
经过:各种脑洞,充足...

冷圈令人自信,热圈让人装逼,认清自己【趴】

茄鲞的平民化教程【误】

今天的吃吃吃没有配图
其实是寒假做的,颜色太吃藕不上镜就放弃了。
故事的起因是想做茄盒,买了滚胖的茄子,结果发现没肉末了……

来,让我们准备好:一块鸡脯肉,一只胖茄子,一盒豆瓣酱,以及其他厨房必备。

1.掏出冰箱里的鸡脯肉一块,斜刀切丁。
2.姜粉一勺(切两片姜也行),盐半勺,生抽老抽各一勺,料酒往下倒(・ิϖ・ิ)っ加蜂蜜一勺(生粉+糖也行),下手揉吧揉吧,腌它半小时。
3.挖一勺鸡油(没有就用食用油好了),锅里烧开,鸡肉连着腌料倒下去炒一炒,面上白了就能捞出来了。
4.滚胖的茄子一只,去头削个皮,咔吧咔吧切个丁,往刚才的锅里倒。
5.来一勺生抽,一勺鸡精,再来个一两勺水,滚一滚,把鸡丁“哗啦——”...

大纲灭文/文梗领养

一个无差梗,最近没什么时间开这种烧脑子的了,想找个小可爱领养它……没有的话我就大纲灭文假装自己写过了……

——————————————————————————

饼和齐是师兄弟&预备情侣【通灵师那一类】,年少练功时互相探入对方灵识里玩过,这种行为很危险,所以被师父发现后制止了。但就那短暂的一次互相游历,饼看到齐的灵识里满满都是自己以及和自己相关的东西,而齐却看到的是饼灵识里有花有树有世界,却独独没有齐和一切与齐相关的东西。

饼以为自己灵识里也全都是齐,而齐以为饼心里无他,所以谁都没有说出这个诡异的现象。饼主动提起时,齐只觉得自己心里苦苦哒,并且诓他说他的灵识里也是有自己的,像普通的...

糖葫芦【武当师门】

武当到底谁喜欢糖葫芦这个问题……

居字辈+24,掌门+12

呵,口是心非的蔡师兄……

摸鱼,玩的暗香,武当不熟,bug请见谅😂

————————————————————————

【一】

什么叫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大概就是武当居字辈五位弟子,人人贪那一口糖葫芦。

不过,当听说年纪最小的萧居棠,抓了两把糖葫芦满山头分发时,四位师兄的态度并不大一样。

郑居和拉过一旁的算盘打了一遍,看看这个月又得给小师弟额外多塞多少零花;宋居亦肚子里坏水翻滚,盘算着怎么才能从小棠手里多骗两根糖葫芦解馋;邱居新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不过从往常的经验来看,应该属于心情愉悦的那一类。

至于蔡居诚,萧...

岁岁安【双白】(2)

夏篇来了,拖更很久但我还记得它
依旧片段练习为主,可单看,可关联
原剧背景,无差
抱梗随意,需留名
前情:【1】

——————————————————————————
【立夏】
立夏食咸蛋。
白粥一碗,青壳蛋一枚,便是一餐美味。空头在桌上磕碎,竹筷戳开蛋白,滋出红亮的油水。宫里少有这些粗糙的习俗,偶有食用,不是早已切成瓣,就是和在其他菜肴里。故而这番家常动作,蹇宾做得反而没那么娴熟,一不留神就叫油水溅上了身。
一身素白,油斑浮在上头就分外鲜亮。要是别的衣服倒也罢了,偏偏昨日刚换洗过,一时没有替换,便穿了齐之侃的衣裳。蹇宾看了看溅上的油点,偷瞥了两眼还在闷头喝粥的小齐,连忙用脏污的袖口遮掩脏污的衣襟,捧起饭碗...

emmmm……第一棒如我😂感受到夏夜太太一瞬间的崩溃

顾长歌:

庆元宵山路十八弯联文
首先要做出以下说明:
0.本文涉及各种cp(虽然集体爆发在了后面,一众统一的脸……),总体无差,脑洞一度到达外太空,各种线埋了不填,各种文风齐飞。如有不适,记得吃晕车药@_@(正经脸:但是我们没人开车!连明空老师都被坑到不想开车!)
1.其实联文开始在除夕以前……然而我们十七个人一起让它错过了除夕错过了初一错过了初二错过了初五……于是变成了庆元宵!
2.本次联文原名“山路十八弯”,又名“花式坑下一棒”,后更名为“集体坑明空”
3.联文规则为每一棒只能看见自己前一棒的一段文,并且只能和前一棒以及负责收文的第一...

日常怀旧【并不算】
安利小号鲨鱼的小说《卜案》,不要揪历史背景,因为大部分扯淡
但文好好看QWQ
顺便就是这个小说有过一个音频版,喜马拉雅有,大概是搜“国风”和“卜案”两个关键词
并且它翻拍过电视剧……然而我没看过……

© _君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