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君知鱼

淡圈ing‖杂食没原则的死咸鱼‖喜评论聊天

一个安全提醒

滴滴打车不是又出事了嘛……然后看到评论有说打顺风车司机看评价的……
之前我碰到过一个滴滴司机,在我跟同学聊到看评分和评价这个问题的时候,他说了一句,评价评分这种东西,没用的。

操作呢大概是这样的:一般像他们这种滴滴司机,都会准备几个手机号,分别注册司机,然后几个号轮接单。
评分低了怎么办?没关系,换个号。
分都低了怎么办?没关系,注销,重新注册。
永远保证自己评分不会低于80,但你永远不会知道他其实已经被扣了多少分。
具体操作方法,我不是司机,并不完全清楚。

总之,注意安全,保持警惕,不迷信任何评价。
别说什么为什么不让男的管好鸟。
已经这个鸟样了,不管如何先保护好自己再说。
祝姑娘们都平平安安的。

ps...

写手15题

题卷出自 @雨落诗
一条受到胁迫(并没有)来答题的咸鱼

1.你笔下的主角说过最苏的一句话是什么?
苏?不存在的……
有我也不说【叉腰】拒绝暴露

2.你笔下的主角经历过的最惨的事情是什么?
正常时空一起抹脖子了,平行时空小齐早死了,隔壁正常时空的魂替一波,小齐假装自己是真的,煎饼假装小齐是真的,反正互相骗了一辈子

3.用两种动物分别形容你最喜欢的/产粮最多的cp双方。
猫主子(皮喵)和狗主子(蠢汪)

4.用两种食物分别形容你最喜欢的/产粮最多的cp双方。
对外芝麻汤圆,对内雪媚娘

5.把你自己的文风比喻成一种动物是什么?比喻成一种食物是什么?
考拉,吃桉树叶把自己吃成煞笔的那种;咸鱼(・ิϖ・ิ)...

emmmm……虽然吃得有点晚,不过还是实名黑一波可爱多的焦糖海盐味……分明就是加了蓝色素的香草巧克力……

煮酒听雨【双白】

对,跟隔壁那个大纲是一样的
旧文混更,无差
——————————————————————
【一】
江南三月,水暖桃花开。
但清晨依然是凉的。
薄雾细蒙中,一顶小轿打那高宅大院的侧门而出,落在某处角落,等紧闭的城门依时开放。
小轿精致却陈旧,外头立着两个面露不忿的轿夫。轿子里的人一直未曾露面,只有早起谋生的贩夫走卒,在行色匆匆间闻及两声女儿家的抽泣。
待得日光驱散了薄雾,便什么也寻不着了。
只剩茶楼酒肆间有人谈论,又是一个未嫁的姑娘往那南山庵里做了姑子。
“为什么?”白衣少年耐不住心里困惑,悄声问邻桌似在惋惜的大叔。大叔瞧他一眼,露出一副意味深长的笑:“小伙子,你说好好的姑娘家,爹娘健在却要做姑子,还能为了什么?”...

无意间刷到一个“第一份商稿”的tag,然后想了想自己的😂仿佛是一个很没有技术含量的书封设计😂因为是加急件所以收了点零花钱……【此前都是给基友做的,不分钱,日常骗饭】

想了想最初点各种技能点,不管是坚持到现在的,还是半途而废的,配音、后期、美工、排版,甚至写东西,除了确实真的喜欢以外,就是为了省钱……以及赚零花钱……所以说,金钱才是学习的原动力啊(pia飞)

以及现在是真的不懂二次圈的市场,之前有做策划的朋友说,这几年真是眼看着什么都在涨价。我自己也是,刚入美工坑那会儿,觉得一张宣传海报(非印刷)能赚20就很大佬了,上百近乎天价。现在……50左右基本已经是白菜价了吧?

不过也是,想想现...

岁岁安【双白】(4)

无差,抱梗留名
债已还清,缘见
前情:【1】  【2】   【3】
——————————————————————
【立冬】
先侯爷是踩着秋天尾巴走的。
蹇宾才即位的那一个月,许多事情一起压下来,常要忙到半夜甚至通宵。好在每次饿到饥肠辘辘的时候,齐之侃都会端来一盅热气腾腾的粳米粥。
白生生的米在锅里炖得开花,粥汤稠厚浓白,米与水的比例恰到好处,刚好够垫饥,又不至于常去解手。
盅旁总备着三个碟子,一碟切碎的酱瓜或是春不老、一碟切得几乎成泥的姜末,还有一碟泛着红润油光的蟹粉。
起先蹇宾还惊诧过,都已经立冬了,上哪儿寻来的新蟹。后来才知道,是在秋风起时,拆出最丰厚的膏与黄,并着蟹肉一起,拿...

解剖不上生殖,外科不上男科,家长举报健康教育课本。
现在并没有更好。
大城市男妇科医生很吃香,课堂上提及同性话题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现在也没有更坏。

就是任重而道远罢了,当然也可能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岁时约】心有猛虎——《画》文评

诶嘿嘿,小透明收到长评超开心的w
《画》是个关于画的故事,当然也夹杂了种种不可说。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我擅自改作水仙,固然题材所限,但也总觉得水仙愈发像那一个人,像那一对人。
暂时还不会将这篇放出,也期待收到《岁时约》的小可爱能给我各种各样的评论,褒贬都好w
【错过的小可爱可以等余本哒w关注长歌小主催哟】

青烟蕴酒:

送给知鱼 @_君知鱼 太太的文评(/∇\*)


这幅猛虎与水仙的画卷,是一根绳。


牵着蹇宾的过去,也挂着他的未来。


过去的蹇宾,有师门,有小齐。


现在的蹇宾,失魂落魄,遗失了最重要的东西。


直到他看到这幅画,便被勾出了说不清道不...

一个练手

【题目:a套路b,然后被b反套路了】

嗯,写崩了……麻烦各位看文的时候脑动替换一下别人名字……

————————————————————————

一把小竹帚,一瓮小瓷坛。
初雪正霁的清晨,蹇宾扫落红梅上的残雪,封在瓷坛里,作来年煮茶之用。身后传来两声喷嚏,伴着少年软糯的声音:“师兄,你让我练手画小像成不?”语声窃窃,一手抱着笔砚画具,一手轻轻拽了两下蹇宾的衣袖。
蹇宾回头,见他衣衫单薄地跟了出来,也顾不得应承,连忙将自己的锦袍解下,系在他身上,口中免不得埋怨:“化雪的时候最冷,小齐也不多穿些,不能总仗着你身体好就这么消磨。”
齐之侃抽抽鼻子,不依不饶。锦袍并不合身,罩在他身上显得有些沉重,连带...

岁岁安【双白】(3)

无差,原剧向
有关联,也可单看
抱梗留名
备考去了,缘见
前情:【1】    【2】
——————————————————————
【立秋】
窗外风声飒飒,月光映着树影,在窗棂上曳曳生姿。上奏的文书件件都是琐事,蹇宾批阅得不耐,举了一盏烛火,披衣走出殿外。
千胜杵在地上,齐之侃在殿外站得笔挺,衣角与垂发在风中扬起一个弧度,复又落下。见蹇宾走出来,这才躬身道:“君上是要回殿就寝么?”
蹇宾摇了摇头:“奏表繁多,今夜怕是又不能好好休息了。”齐之侃没有答话,见他有去庭院中走走的意思,便不紧不慢地跟在身后。
院中满梧桐,枝叶间透下如水的月色,被风搅碎,却又如水面涟漪,不多时归于原状。
“昨夜还...

© _君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