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君知鱼

淡圈ing‖杂食没原则的死咸鱼‖喜评论聊天

终于考完了……
已经凉透的本咸鱼去看了一下《无问西东》
剧情构架碎了一点,不过后面连起来还挺棒的……
不过真的还挺赚眼泪的……
“妈妈对不起”和沈家匾额出来的时候真的憋不住了QWQ
顺便,我真的真的非常讨厌某个十年……
没有任何希望,甚至不如战乱年代……

ps:这本电影真是我见过留下来看彩蛋人数最多的2333都在围观“龙套”大佬

收到啦(๑•̀ㅂ•́)و✧开心 @浮云悠悠mio

独活长生(大纲)

不到期末永远不知道自己有多浪系列
把上次那个脑洞补了个大纲
然而书还没看完,感觉自己期末药丸……
原型你们懂的(´・ω・`)就不打tag了,有机会认真地写一下
——————————————————————————
城外向西五里,有座天机山。
天机山上有座观,叫做天机观。
天机观里有个年轻的道爷,还有个片刻不离身的小豆丁。道爷去哪儿,小豆丁就跟到哪儿。

其实最开始,道爷是不想带着小豆丁的。
他说:“师父是给人捉妖去的,太危险。”
小豆丁嘟嘴,不服气地把手里一柄桃木剑舞得虎虎生风。
师父还是皱眉,于是小豆丁就连剑都不舞了,把那桃木剑往怀里一抱,眼睛圆溜溜地盯着他,有点生气,还有点小委屈。看得道爷心软了,...

岁岁安【双白】(1)

原剧向
原本是复习无聊后的一组片段练习……打算全写完了发的……
然而最近衰得可怕……提前发出来给自己续个命(x)
岁岁平安……

【哦对了,无差╮(╯▽╰)╭然而就打双tag,不服自己屏蔽,谢谢合作】
————————————————————————
【立春】
残雪消融,浮冰松动,庭院中腊梅开得正盛。
最是晴好的日子,却偏偏要消磨在这繁琐的祭祀中。向来不信这些的齐之侃在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仍然安静地站在一旁,看蹇宾在内侍的辅佐下,换上厚重的祭服。
齐之侃是见过那身衣服的,在每一场祭祀中。那道天玑最尊贵的白,佐以在阳光下泛光的暗纹,本该轻盈如雪,却因为厚重的面料,给人以无端的威严。
“小齐。”自打相识以来,蹇宾总...

😂舍友家的白喵
😂突然想到假摔饼【喵化的那种】

迟到的2017大总结

首先是!元旦快乐!
元旦假期放12.30/31和1.1就是很容易让人忘记要跨年嘛,才不是因为我健忘!
随便写一下总结吧(๑•̀ㅂ•́)و✧问卷从雨落诗太太那边抱的,来自林朵太太

1.这是你开始写作的第几年?
第……第十年吧……再往前还有没有写过东西真的记不清了😂

2.你今年挖了多少个坑?
……太多了……短篇爱好者的灾难……除了五篇是2016年写的,剩下的都是2017年写的……

3.你今年填了多少坑?
挖坑都填了!【并没有】
坑了“猫饼”、“地府杂记”、《钧天史》和《心上秋》……我真的还记得它们……

4.摸摸你的良心,如果它还在的话,有没有觉得痛?
良心?不存在的……
好吧,其实还是痛的……因为我坑文...

很久前的抽奖收到啦w
单独摆拍一张喵喵,嘻嘻
超可爱了
特典是包包的替换头2333单独放在那里突然有点好笑

为了找篇车,去了一趟已经闭站的白衣夫夫主页菌那里考古……车没找到,倒是翻到了一些挺感慨的东西……
一个是划过去看见一溜转发都显示了已删除;另一个就是这张图……
图发布于2016-11-08,一年多了,问题还是那些问题……突然有那么一丢丢的绝望……
【图糊因为我顺手存的,没原图+lof压缩】

最后一次污染首页,聊tag的事,掉粉随意
在我看来,因为某某设定不适合rps的规则而将名字一键替换为任何角色名,都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无论对于角色还是真人
至于因此导致设定不能写,又顶不住压力的,那就只能不写
没粮?没办法。
xjb一键替换顾及到只看角色的小可爱的感受吗?有想过这也是你们嗤之以鼻的OOC吗?

告诉自己,淡圈了,要冷静
…………
忍不住了,mmp的庙小妖风大
顺便再说一嘴,上次某些言论以后,就已经把自己手上的无差文tag一律改标为:刺客列传、齐蹇、蹇齐,嗯呐,就是明知道会被屏蔽还要蹭热度呢

© _君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