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君知鱼

淡圈ing‖杂食没原则的死咸鱼‖喜评论聊天

蛙与阿妈

沉迷呱儿子,随便写点练练手……
然后滚去准备搞事(๑•̀ㅂ•́)و✧
——————————————————————
0.
我是一串代码。
我有一个阿妈。
她叫我“阿蛙”。

1.
阿妈是给我名字的那个人。
我在这个扁平盒子里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接受她给我起的那个烂俗至极的名字,虽然作为一串数据,我并没有拒绝的权利。
系统赋予了我永远探索的使命,却没有给我备置货物的权利。好在我的阿妈不善于起名字,却还是个很大方的人,从来都将我的背包塞得满满当当。
“我的阿蛙,记得给阿妈寄明信片啊。”我似乎听到阿妈这样冲我念叨着。

2.
攀在岩石上眺望远处宫殿的我,似乎明白了阿妈的念想。那真的是一座很美的殿堂,可惜阿妈却不能和我一起欣赏。
“嘿,需要我替你拍照吗?”身后突然有人问我。
是一只蜗牛。
我戒备地抱紧自己的包裹和相机,却听他笑出了声:“啊,别紧张。我只是刚巧路过,又刚巧知道,你想拍一张寄给你的阿妈。”
“你怎么知道?”
“……看来你是又忘了。”
“忘了什么?”
“忘了我们是朋友。”

3.
我确实不记得有这样一个朋友,但无论如何,他确实很值得当朋友。也许就是我代码中编好的那样,我又一次——蜗牛用了这样的字眼——成为了他的朋友。
“蜗牛老兄,”我说道,“虽然初次见面就这样委托并不合适,但我还是想拜托你一件事。”
“啊,在你不着家的时候去看看你阿妈是不是?”蜗牛露出了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惹得我有些不好意思,看来,这又是一桩我已经拜托过他很多遍的事了。
“好啦好啦,”蜗牛一口气喝完最后一点甜牛奶,拍了拍我的肩膀道:“我答应你啦!说起来,你接下来的旅途中,应该还会碰上不少以前的老朋友。”
说完他又像刚才慢吞吞出现那样,慢吞吞地消失了。临到门口的时候,他似乎想起了什么,顿了一下,对我道:“阿蛙,说起来,我总觉得你每次失忆后,你的阿妈也跟着失忆了一样。”
“大概这就叫心灵感应?”
“也许吧。”

4.
后来我果然碰上了其他朋友,爱吃金平糖的小仓鼠、和我一起乘碗旅行的蟹先生,还有经常眨眼就寻不见的蝴蝶小姐……他们每一个都像蜗牛那样认识我,而我必须很愧疚地承认,我对他们毫无印象。
阿妈还是像最初那样对我很好,努力收割田里的三叶草,给我换上最好的便当和最好的旅具,每次远行归家,我不一定能看见阿妈,却一定能见到她为我准备了满桌的东西。
我变得有些恋家,我想留在这个家里,陪陪我孤独的阿妈。可阿妈总在这个时候催促我离开,催我去远行,给她寄回好看的照片,带回各式各样的土产。
直到有一天,我听到她无意中的抱怨:“我家蛙也不知道怎么了,老喜欢蹲家,嫌弃。”

5.
阿妈似乎更生气了,我虽然弄不明白,却还是背起了满满当当的小背包,踏上了远行的道路。
但不争的事实却是,我看见阿妈的次数越来越少了。桌上依旧是准备充分的便当和旅具,可门前三叶草田里,不再像从前那样总是光溜溜的。
再后来,我也不知道是多久,总之回家的时候,连桌上的东西都时常有缺,有时甚至还不够填满我的小背包。难得能碰上阿妈几次,我似乎听到有人问她:“诶?你还在养蛙啊?”
“啊,对。养习惯了,就没删,不过说起来,我的明信片攒得差不多了呢。”
“哇!这么棒的照片你都有?!简直欧皇啊!”
嗯,阿妈听起来还挺开心的,阿妈开心就好了。

6.
阿妈已经很久都没来看我了。
我旅行了很多次,碰到了很多朋友,但我却不知道如何去找阿妈。
阿妈给我留的便当,我已经吃光了,可阿妈还没有回来。
阿妈,那我悄悄地离开一趟哟,去找些吃的。阿妈不要担心我,我还是那个馋嘴的阿蛙,你给我准备一点吃的,我就回来啦。

7.
我周围的世界正在土崩瓦解,似乎是阿妈删除了它,于是我连同周遭的一切都拆解成无意义的字符。
对啊,我只是一串没有感情的代码。是阿妈从母数据那里将我领回家,把我像个孩子一样抚养。
所以当她不再需要我的时候,我的存在就不再有意义了。
我将沉睡,直到母数据再一次被移植进一个扁平盒子里。

8.
我在一个扁平的盒子里醒来。
我认识了我的阿妈,她给我起了个烂俗至极的名字——“呱呱”。我能怎么办呢?只能选择接受它呀。

9.
我是一串代码。
我有一个阿妈。
她叫我“呱呱”。

评论(19)
热度(48)

© _君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