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君知鱼

淡圈ing‖杂食没原则的死咸鱼‖喜评论聊天

糖葫芦【武当师门】

武当到底谁喜欢糖葫芦这个问题……

居字辈+24,掌门+12

呵,口是心非的蔡师兄……

摸鱼,玩的暗香,武当不熟,bug请见谅😂

————————————————————————

【一】

什么叫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大概就是武当居字辈五位弟子,人人贪那一口糖葫芦。

不过,当听说年纪最小的萧居棠,抓了两把糖葫芦满山头分发时,四位师兄的态度并不大一样。

郑居和拉过一旁的算盘打了一遍,看看这个月又得给小师弟额外多塞多少零花;宋居亦肚子里坏水翻滚,盘算着怎么才能从小棠手里多骗两根糖葫芦解馋;邱居新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不过从往常的经验来看,应该属于心情愉悦的那一类。

至于蔡居诚,萧居棠发糖葫芦的时候,他不在山门,回来听说这件事,也是很久以后了。一样没说什么,只是隔天抱胸倚在他上早课的必经之路上,冷冷道:“吃多了蛀牙。”

干嘛提醒他?蔡居诚偶尔会有点懊悔,反正他又不喜欢自己,蛀牙那么难受,也该叫他尝尝。转念想想又算了,自己那么大个人,跟孩子置什么气?

后来,萧居棠还是蛀牙了。

蔡居诚心里平衡了,一门五弟子,一个都没逃过,呵。

【二】

武当弟子一直有个疑问,自家掌门到底喜不喜欢糖葫芦。

“叫我说啊,肯定喜欢。你没瞧见掌门看山脚卖糖葫芦的那眼神,哎呀呀,柔得掐得出水。”

“那可不一定,我上回也觉得他喜欢,特地给他老人家孝敬了两支,啧,效果还不如之前孝敬他的两块灵石呢。”

“……咱掌门年纪都一把了,牙口不好吧……”

“……有道理……要不咱下回送山楂糕试试?”

“课业都做完了?”熟悉的声音自背后响起,“那就跟着师兄去趟华山吧,是该学学讨债了。”

众弟子回头一看,得,发话的是宋居亦师兄,边上还跟着刚才的八卦中心——掌门萧疏寒。

掌门微微一笑:“既然课业都做完了,就和师兄出去历练历练吧,记得早些回来。”

呵,本掌门牙口好着呢。才不像座下那几个熊孩子,从小吃糖葫芦,吃出一口蛀牙。

不过还是小孩子好哄些,不像现在,用糖葫芦都骗不来这几个孩子和和气气地坐一桌了。

【三】

蔡居诚想,掌门大概也是喜欢吃糖葫芦的。

武当传统嘛。

“武当山脚有个卖糖葫芦的小贩……”

算了,不说了。

又不是我送的,有什么意思?

不过我送的,师父大概也不会要吧。

烦人,武当都是一群烦人的家伙。

评论(1)
热度(16)

© _君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