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君知鱼

淡圈ing‖杂食没原则的死咸鱼‖喜评论聊天

一个摸鱼

非常无脑……只是因为不想码正文了而已……
ps:正文不是仲孟……
——————————————————————————
“小葱,再见了。”一米八八的俊小伙提着鸟笼站在路边,眼里无泪,却满是哭腔。
旁边的人根本不想理他,伸手拎走了鸟笼,上了一旁的面包车。
半小时后,仲堃仪打了一个电话:“你们好好对它,别欺负它,它还是个孩子。”电话那头语气冷淡:“知道了,还没到呢。”然后啪地挂断了。
一小时后,仲堃仪又打了一个电话:“到家了吧,我跟你说,小葱怕生,到新环境会怕,你别嫌它吵,它很乖的。”电话那头:“我觉得你比它吵。”
两小时后,仲堃仪打了第三个电话:“你记得给小葱吃好喝好,它不吃饲料,只吃面包虫的,我把面包虫一起给你了,你记得给它添上。还有它要喝水……”电话直接被挂断了。
三小时后,仲堃仪打了最后一个电话,当然并不是他不想继续打下去,而是电话那头根本没等他开口,就劈头盖脸地说:“仲堃仪你再打电话过来说关于你家小葱的任何事,就现在滚过来把它接回去!”吼完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仲堃仪觉得有点委屈,抽抽鼻子打了个喷嚏,认命地吃了一粒抗过敏的药,带起口罩清理小葱掉的毛。
过敏患者碰上掉毛季,唉,无解。

评论(12)
热度(6)

© _君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