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君知鱼

淡圈ing‖杂食没原则的死咸鱼‖喜评论聊天

一个练手

【题目:a套路b,然后被b反套路了】

嗯,写崩了……麻烦各位看文的时候脑动替换一下别人名字……

————————————————————————

一把小竹帚,一瓮小瓷坛。
初雪正霁的清晨,蹇宾扫落红梅上的残雪,封在瓷坛里,作来年煮茶之用。身后传来两声喷嚏,伴着少年软糯的声音:“师兄,你让我练手画小像成不?”语声窃窃,一手抱着笔砚画具,一手轻轻拽了两下蹇宾的衣袖。
蹇宾回头,见他衣衫单薄地跟了出来,也顾不得应承,连忙将自己的锦袍解下,系在他身上,口中免不得埋怨:“化雪的时候最冷,小齐也不多穿些,不能总仗着你身体好就这么消磨。”
齐之侃抽抽鼻子,不依不饶。锦袍并不合身,罩在他身上显得有些沉重,连带着举手的动作都有些费劲,却还是拽着蹇宾的袖子摇。
蹇宾叫他磨得没了脾气,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伸手接过画具,把小瓷坛连着竹帚塞进他怀里,道:“替我把这个放回去,再换身衣裳来。”
就瞧见齐之侃眼中亮了起来,用力点点头,手里抓着竹帚,怀里揣着瓷坛,撒腿就往回跑,险些还被拖地的长袍给绊了一跤。跑了两步,他又转过头对着蹇宾甜甜地笑:“师兄,一定要让我画呀。”

梅树原该清冷,遇雪方才映出些许傲然之姿。齐之侃望着花树下的白衣人影,一时间却不知该如何下笔。纸上已用细毫勾出线条,颀长的身形,灼灼花影。只是上花色的彩墨却不好调,调浓了显得艳俗,没了梅花该有的风骨;调淡了又嫌寡淡,衬不出师兄的光风霁月。
想得久了,齐之侃挠挠头,烦躁地丢了笔。笔尖打在纸面,刚巧在人像旁落下一个不大不小的墨点。
“哎呀!”齐之侃惊呼一声,整个人愣愣地站在那里,嘴角撇着,眼里水汪汪的,“都怪师兄,挑了这样的景入画,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画了,现在还污了画面,都怪师兄!”
说着说着,竟是要哭出来的模样。
蹇宾听他甩笔,先是一惊,随后差点绷不住笑意。这景是小齐自己挑的,画是小齐自己要作的,怎么最后全赖到自己身上了?
只是看他现在这模样,也不好顶他话,只能走过去揽着他,顺着他的话道:“好好好,全是师兄的不是,师兄赔你。”说着提笔,往墨点上勾勒两笔,竟是画作了一只墨蝶。
齐之侃埋在蹇宾怀里,眼睛偷瞟着画面,一阵窃喜,师兄画技向来精妙,只是从不肯轻易示人。自己早想讨他一幅,奈何找不到借口,倒不如今天再赖他一赖。
于是张口就来:“不够!师兄也该赔我一副小像。”
蹇宾笔顿了一下,不急不缓地又往纸上画着,很快又在身旁勾出一个半大的少年,瞧那衣着分明是齐之侃自己。
耳边听到蹇宾对自己说:“这画作工笔白描就已足够了。”顿了顿,又道:“只是小齐,师兄多赔你一副小像,你要怎么赔师兄呢?”
那点小心思尽数被蹇宾看穿,齐之侃的耳尖都泛起了红,嗫嚅半天说不上话。
蹇宾轻轻一笑:“不知,以身相许,可好?”

评论(7)
热度(40)
  1. 雨落诗_君知鱼 转载了此文字
    收到作业🌝

© _君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