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君知鱼

淡圈ing‖杂食没原则的死咸鱼‖喜评论聊天

【文评】“曾有鸡犬之声相闻,本应老死不相往来”,成为现实的平行宇宙——致知鱼

表白落诗老师!对落诗老师表示一定程度的心疼,虽然本咸鱼也是一只文科汪~
一直很想写写如果蹇宾和小齐不是剧里那样的背景,不完全是那样的性格,会是怎么一种故事发展。平行世界的设定是我的一点小私心,可以让我在一定限度内,ooc一把他俩而不至于整篇都翻车。
当然最后还是悲剧收尾了。其实这也是我从当初有这个梗时,就一直在思考的问题,重生后的你还是不是你,平行时空的那个你又是不是你。我没法做出科学的解释,但我把我的想法融进了这篇文里——都不是,他们都是独立的个体,重生平行时空,都是一种侵占。
划线的我看到了,不写刀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我明明是有甜文的,只是甜得辣鸡且狗血

雨落诗:

“曾有鸡犬之声相闻,本应老死不相往来”,成为现实的平行宇宙


致 @_君知鱼 《移位》




为了给知鱼老师写这篇文评,特意去研究了半天平行宇宙理论,但是……作为一个文科生,对量子力学什么的真的理解无能……完全他喵的看不懂……


复制一段百科上的定义:


每个量子都有不同的状态,那么宇宙也有可能并不只是一个,而是由多个类似的宇宙组成。它们可能处于同一空间体系,但时间体系不同,就好像同在一条铁路线上疾驰的先后两列火车;它们有可能处于同一时间体系,但空间体系不同,就好像同时行驶在立交桥上下两层通道中的小汽车。


《移位》就是这样一种设定,而且还是前面始终无知无觉,直到最后才把这个设定抛出来,解释了前文的一切别扭的、奇怪的、不正常的地方。


蹇宾对他的小齐很信任,却处处透着难以言明的疏离。


甚至于,那温柔的爱意早就写在了脸上,却隐忍着让君子之交保持了一辈子,这一生都未曾逾矩半分。


——全都是因为,这个小齐,原本不是属于他的那个小齐啊。


A世界的小齐活泼恣意,敢对心上人不加约束地表达爱意;B世界里的小齐沉稳有度,心怀天下苍生,却为了“大局”,从未将深埋心底的爱意说出口。


这两个平行的世界,阴差阳错有了交集与互相的感知。


甚至阴差阳错发生了移位。


他们虽然曾有鸡犬之声相闻,但是他们本应该老死不相往来的啊。


不知道哪个该死的微观粒子出现了异常,导致B世界的小齐魂穿到了A世界的小齐身上。


B世界的小齐相当于死而复生,可仔细想来,A世界的小齐,一定是代替他成了那城楼之上的悲怆灵魂吧。


A世界的蹇宾,是知道这个真相的。


他知道自己眼前的小齐,已经不是原先的小齐了,可是他因着原先的小齐的叮嘱,依旧信任他,想尽办法对他好……可是,爱是没有办法爱的。


所以,这一世君子之交淡如水,这一世,再也不会逾矩半步。


A世界的小齐临去时所说的那句“蹇宾的小齐”,仔细品读一番,当是能品读出刻入骨血的爱的——


对“蹇宾”的爱。


他知道B世界的小齐并不开心,所以想让他到了这里后过得开心。


之所以想让他在这里过得开心,是因为他是那个世界里“蹇宾”的小齐。


“蹇宾”是想让他开心的,所以一定要让他开心呀。


细想来,A世界里的小齐,也是B世界里的蹇宾最想看到的样子吧。


很可惜,他没有看到。




两个世界,两个蹇宾,两个小齐。


曾有鸡犬之声相闻,


本应老死不相往来。


可悲可叹将星移位,


谁怜谁许誓言不灭。




对基本只会写刀子的知鱼老师表示嫌弃


你什么时候能写一写甜甜的故事

评论
热度(9)
  1. _君知鱼雨落诗 转载了此文字
    表白落诗老师!对落诗老师表示一定程度的心疼,虽然本咸鱼也是一只文科汪~一直很想写写如果蹇宾和小齐不是...

© _君知鱼 | Powered by LOFTER